首页 > 专题专栏 >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 [诗歌] 鳖灵自传,或望丛祠捉诗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凸凹(1962~ ):又名成都凸凹,本名魏平,中国作协会员,供职成都市龙泉驿区文联;著有《大师出没的地方》《手艺坊》《桃果上的树》等8部诗集和《花蕊中的古驿》《首街》(合)《纹道》等多部随笔集及批评札记集《字篓里的词屑》,《凸凹体白皮书》收有60位批评家、诗人对其作品的评论;小说见诸《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西部》《青年文学》《青春》《红岩》《青年作家》《文学界》《文学港》等刊;出版有长篇小说《大三线》《甑子场》等;30集电视连续剧《滚滚血脉》编剧。
TA的作品

[诗歌] 鳖灵自传,或望丛祠捉诗


荆人鳖灵死,尸化西上,后为蜀帝。

——《华阳国志•序志》


水,这碎而复原的镜子

它比铜的摹写更为清晰,也更为

有灵。尸体不能逆水而上,浮尸入蜀又

不得还魂者,不是我。我是词

但我有救词的词——不能拎着自己的

头发上天的人,不是我。拜我为相者

是帝,更是好兄弟。今儿日子不错

兄弟,我去了:你当我的帝,我治你的

水。先穿玉垒山,再凿金堂峡

巨鳖镇水龙:一盆令尧都干瞪眼的洪水

我来搁平。但谁来告诉我,那欲坠未坠

摇摇晃晃的帝位,一张嘴喊来的,是

一滴泪的秤砣,还是一顶绿帽子的杠杆?

今天,在郫县,君臣、敌友混为一谈

老子当年的干戈,后人当玉帛

再想当年,与秦王较量头脑,我只用

脚趾头思考——因此,先前的胜正常

最后的败亦正常。不正常的是

两千三百多年过去了,那屙金的石牛

不拉屎尿的美女,咋还不来入祠觐见?


2010年11月3-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