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 [诗歌] 随手记,或观鱼凫古城遗址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凸凹(1962~ ):又名成都凸凹,本名魏平,中国作协会员,供职成都市龙泉驿区文联;著有《大师出没的地方》《手艺坊》《桃果上的树》等8部诗集和《花蕊中的古驿》《首街》(合)《纹道》等多部随笔集及批评札记集《字篓里的词屑》,《凸凹体白皮书》收有60位批评家、诗人对其作品的评论;小说见诸《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西部》《青年文学》《青春》《红岩》《青年作家》《文学界》《文学港》等刊;出版有长篇小说《大三线》《甑子场》等;30集电视连续剧《滚滚血脉》编剧。
TA的作品

[诗歌] 随手记,或观鱼凫古城遗址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唐)李白《蜀道难》


万春镇,报恩村,离我住地

四五十公里罢——但它远了去了!

那个叫鱼凫的时间,是比三星堆更远的

四千年前。那个叫鱼凫的空间

刚好放得下一个盆子的酋邦。那个

叫鱼凫的人,是一个人,又是一串人

鱼凫治理一个国家,就像一只鱼老鸹

治理一洼鱼泽——入水出水,翅膀

割出风雨、粮食和刀剑——

多么安逸!中原小了去了

隐喻的桃花源,茫然了明喻的黄河

没事偷着乐的人,用水淹死了吃蚕的鸟

又被一把锄头,在湔山前变成一株

注定被锄去的,坏田的草——

但诗歌的多义性,歧义美,还是让它

得道升天,就地化祠。今天,在温江

我手捧《鱼凫诗刊》,天下所有翻白的鱼

无不鱼身人面,向我游来

文字随诗行下沉,消失于冰封的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