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 [诗歌] 长松山,或谒蚕丛庙遗址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凸凹(1962~ ):又名成都凸凹,本名魏平,中国作协会员,供职成都市龙泉驿区文联;著有《大师出没的地方》《手艺坊》《桃果上的树》等8部诗集和《花蕊中的古驿》《首街》(合)《纹道》等多部随笔集及批评札记集《字篓里的词屑》,《凸凹体白皮书》收有60位批评家、诗人对其作品的评论;小说见诸《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西部》《青年文学》《青春》《红岩》《青年作家》《文学界》《文学港》等刊;出版有长篇小说《大三线》《甑子场》等;30集电视连续剧《滚滚血脉》编剧。
TA的作品

[诗歌] 长松山,或谒蚕丛庙遗址


蜀中寺观多塑女人披马皮,谓马头娘,以祈蚕。

——唐《乘异集》


住在山下,十八年,头顶上方

一直有情况:主阴晴,主消息

还有一些,情况不明。颠倒黑白

才是真理。蚕与马,一个鼻孔出气

你看蚕丛:梳椎髻,穿斜衣,眼睛装电筒

活脱一个,纵目的三星堆

古往今来,人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闭眼有真语——除了梦,谁能比《蜀王本纪》

去得更远?所有雾,都被梦吃;所有树

都拿出路。像今天,经过父亲坟

就遇马头娘。当我作为一匹马

就看见我的皮——看见我的姑娘

我的蚕茧,我的蛾。反过来

抽丝剥茧,我又成为梦的梦,被影子

当作影子。察万象,语言有,千端组合

组合成诗、蔬菜、房子和国家

每一种组合都决定一种向度。还是今天

我看见,唐代寺,组合在蚕丛旁

银杏树,腰粗十丈,茁壮成长

桑鸟敛翅,站满肩

望西,望西,错把锦城当长安

错把桃花当岷山。一只柏灌飞来

——莫作声,好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