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专栏 >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 [诗歌] 传说?或读冯至《蚕马》想到的

针尖上的广场 // 凸凹

凸凹(1962~ ):又名成都凸凹,本名魏平,中国作协会员,供职成都市龙泉驿区文联;著有《大师出没的地方》《手艺坊》《桃果上的树》等8部诗集和《花蕊中的古驿》《首街》(合)《纹道》等多部随笔集及批评札记集《字篓里的词屑》,《凸凹体白皮书》收有60位批评家、诗人对其作品的评论;小说见诸《中篇小说选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西部》《青年文学》《青春》《红岩》《青年作家》《文学界》《文学港》等刊;出版有长篇小说《大三线》《甑子场》等;30集电视连续剧《滚滚血脉》编剧。
TA的作品

[诗歌] 传说?或读冯至《蚕马》想到的


在大地将要崩溃的一瞬,

马皮紧紧裹住了她的全身!

——冯至《蚕马》


我喂过的蚕,黑色、白色、黄色——

从实诚到虚空,堵塞到透光

每一条健康的内容,都有

如此完整、如此多彩的一生。

这说明,好色,多么通畅、年轻、美好

问题是,它是自好,还是“为悦己者容”?

美女蛇的身子,蜀山氏的马头

在一片桑叶上重逢……被马皮裹挟的

邻女,去了再远,也得回来:

去的闪电,与回来的天色,一样紧张、突然

有一个梦,在无数人的大脑中穿行

对性的甄别与逍遥,得陇望蜀

忙碌了一生。嫘祖与男系氏族之间

蚕丛有一半属于女性,也是必然的。

岷山洞穴中的平原、桑树、鱼

以及冬雾与大血,都在思想的一线天中

形成陡转与坍塌。猴子的脑袋长在

腋窝下,多一个也不行。语言变得有形——

出口就成石头文章。茧衣,留在了

三星堆还是金沙?一切都打开了

包括秘门、美术和马匹

沿岷江走下山来的

是一条天虫,一座王国,一个时代,更是

村姑一样的青衣神:我儿时的那个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