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品展示 > 野岸近作五首

野岸近作五首

类别:作品列表作者:陈小平更新时间:2021-07-28
作品相关介绍

生 日



我就是我血液中流淌着的灵魂


像九根蜡烛,在灯火熄灭的大厅


为年久失修的宗祠燃烧,即使


在凌晨十二点,钟声来得如此清冷


从夜的穹顶弥漫至广场的上空


我也不会撤回我许下的愿望,即使


我已数年生活在背弃与谎言之中


我的房屋,我的蛋糕,我的戒指


我窗帘上的碎花,像一块冰


破碎,掉进了腐败的地板的缝隙


以及你所见的房间的任何角落


我也没有因为眼疾而视线模糊


我仍然识得1963年元旦那个夜晚


我沿着一条山路独自回来,是的


从那以后,这样的夜晚充满我的后院


让我学习对着月亮和星星歌唱


纯粹的欢乐和纯粹的苦痛


直至死亡来临,像梨花一样飘落



祭 奠


橙子树在环球中心广场随风起舞


还有那个漫无目的的下午


我知道,你的想法异于常人


进入你的灵魂,我已试过。那没有用


你正年轻,而我已数次看见死亡


穿着一袭碎花睡袍,有些慵懒


在客厅、卧室,有时是橱房


与我谈论人类之爱,或生活的秘密


撇开现实,在某种程度上


它不在这里,它在死人中寻找活人


所以,我们可以找一处草坪小坐片刻


然后,再将各自没入相反方向的单行道


也许今后,在想象中我们仍在一起飞翔


因为,我听见蜜蜂绕着橙子花的响动


像一对翅膀扇动着整个下午


你不可能没有感觉到你的鼻尖、肺叶和血


已被橙子花的馥郁轻轻吹拂


为了未来,没有什么需要捂住或者攥紧



忠 告


一个人要有梦想,也要相信宿命


一切都被安排,在它的位置上


鹰鹫在雪峰之上落脚,朗诵预言


苔藓和蜗牛,被攥在石头的手心


信天翁的一次孤独飞行


就能穿越蔚蓝的波滔,抵达彼岸


爬山虎用整个夏天荫蔽城墙


一到冬天,便成了路人的满目苍痍


在无神论者眼中,有神论者


痴迷而执着,直至被送上祭坛


腐朽、风化,成为一道神圣的痂疤


我们不做任何事情,不去任何地方


只需谈论荷风,就会产出完美的谷粒


现实如此残酷,像未曾唔面的前世



经 历


我是粗砺的,又是怯弱的


在渡船上,我看见鱼凫


向水面进发,那迅捷如电的身影


扎入水中,几乎没有回声


叼住的都是水静流深处


随波逐流的鱼虾


这一幕如鱼刺,深嵌我的一生


以致于对船帆的深沉,我一无所知


每当我由此岸到彼岸,都充满恐惧


担心满天星斗会落入漩涡之中


害怕太阳的光刺伤脆弱的皮肤


......我降生于一条大河的支流


而童年,却随母穿行在大山的深处


如今,我居于平原的腹地,我听见河鸥


在记忆中为它失去的乐园呻吟


它小心翼翼地张望,在护城河边


用绿化带中刚生长出来的嫩草筑巢


并训练它的幼鸟在众多陌生的面孔前


饮下毫无波澜的、无限的沉寂



给母亲的信


亲爱的母亲,现在是早春二月


动车正全速驶向远方


冬青长出鲜嫩的芽,灼烧着残霜


在它乡,我并不孤单,我没有


锋芒毕露,像你一直警醒的那样


我已与自己握手言和,已学会


在宕荡的溪流上歌唱时光


我知道,你已原谅了再婚的父亲


在天国,与他居住在先前的居所里


让满屋子氤氲着柴火燃烧的香味


......这是梦中的一幕,那么真实


我还看见你站在灰色的站台上


目送绿皮火车慢腾腾地将儿女


运到你年轻时向往过的出海口


亲爱的母亲,今天,我给你写信


你会说:哦,是那个犟牯牛平娃子


“他们迟早会让你吃尽苦头”


你说的没错,在我哭泣和痛苦时


母亲,呼喊你就感到温暖和安全


感激你,安放在我心中的


善良,如你的善良一般的光辉


使我在仁慈和宽恕中,学习


直立行走,又在嘲讽轻蔑中


感知到万物的结局

关于作者

陈小平

陈小平,笔名野岸,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写作学会常务理事、《四川诗歌》副主编。出版诗集《倾听微笑》《雪的声音》《说声再见》《时间之上》,散文集《对岸的我》等,作品入选三十多个权威选本。首届昌耀诗歌奖、第四届海子诗歌奖、17年中国网络诗歌大赛、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奖等十数个全国诗歌大赛评委。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