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石“活”天惊话石王

2017-09-12 15:03:10
  记顽石雕刻一代宗师王家顺先生

引言:自然界的每一块石头都是造化独一无二的作品,发现它们的大美,赋予它们新的艺术生命,是王家顺大师毕生的追求。如今,他同样独一无二的顽石雕刻艺术获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功。

近年来,国内美术界和社会各界对四川工艺美术大师王家顺先生的关注度急剧升温,各种赞誉潮水般涌来。这对认识他已有十二年之久,然而因各自行当不同而未能频繁交流的我来讲,多少有些好奇。

从性情品格上讲,我与王大师很投缘。我喜欢他的质朴率真、和善幽默、正气凛然;从人生理念上讲,我崇敬他的自强不息、坚忍不拔、勇猛精进;从艺术造诣上讲,我欣赏他的深厚灵动、多才多艺、情趣盎然。以致一直想为王大师写些文字,但几次欲作又止,问题出在自己对他的作品的领悟久久不能到位,手中这管不想落俗套的笔不听使唤。

徒唤奈何之际,壬辰秋末,似有灵犀一点通,我接到了王家顺大师的电话,这个招饮美酒的电话,使相隔近一年的老朋友重聚了。酒酣之后,他向我展示了近年来新创作的石雕作品。观赏之际,对我而言,岂止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惊奇啊!实实在在的是对我在美术作品方面“曾经沧海难为水”轻狂心理的一次强烈震撼。

比较绘画,我更是一个酷爱雕塑作品的人。如2010年去看上海世博会,为了一睹罗丹原作的真容,我第一次在法国馆前极为耐心的排长队,看到梦绕魂牵的《青铜时代》时,我激动的几乎落泪;如十年前也曾经如痴如醉地收藏汉陶和木雕;如去各大博物馆或名胜古迹时,我也要重点观赏那些古今中外的以金属、石材、木材、泥土等为材料而创作的各类雕塑作品。震撼之余,我细细地观赏王家顺大师的作品,发现了他的作品独具的极为独特的美学价值和超凡的艺术魅力。

王家顺大师石雕作品的独特之处,首先取决于创作与取材的关系顺序。古今中外的大多数雕塑家,在创作时,几乎都是构思设计在先,有了图纸后,再根据设计选择合适的材料进行创作。而王大师则反其道而行之,是针对先前找到的石材特点,再进行构思和创作,任何一块石头,他都能根据它的形状色泽纹理质地创作出美轮美奂的石雕作品;二是在创作理念上的差异,古今中外的雕塑家,尤其是西方的雕塑家,在创作时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要求材料要服从设计。而他则绝对遵循“天人合一“的理念,按照”道法自然”的原则,怀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充分尊重由第一作者——造化创造的原石。罗丹说过:“对于艺术家,大自然的一切都是美的。”在王家顺先生的眼里,自然界的所有石头都是艺术品,有的只不过是要深入发掘一下而已。为此,他创作时“只减不加”,以令人惊叹的艺术想象力精心创作,完成了一件件鬼斧神工般的石雕艺术精品。再者,因为王家顺大师的作品使用材料的特殊性和达到的艺术水准,已是中外美术史上的前无古人的开山力作,故应将其严格定位为——“顽石雕刻”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

王家顺大师石雕作品的艺术魅力也有其鲜明的特点,首先体现在作品浓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特征,作品以精熟老辣的各种雕刻技法表现的人物,或儒或道,或佛或仙,或翁或童,或男或女,其外在的造型神态衣饰,内在的精神态度性格,都传达着传统文化中真善美的强烈信息,使观者感到亲切、愉悦、美好、常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心灵感动。二是王家顺大师作品所具有的不可复制性。他的精品力作如《盘古开天》、《天殇》、《达摩悟禅》、《红袍沙弥》、《洪福齐天》、《净瓶观音》、《脚踏石地》等等。他所使用的石材不仅囊括了前辈艺术家使用过的材料,而且还首创了许多特殊材料的加工工艺,如戈壁石、珊瑚玉、三七根、陨石等等。由于其雕刻材料的惟一性和创作技法的独特,其作品都是可以传世的无法仿制的举世无双的佳作,具有永久珍贵的收藏价值。

王家顺大师之所以有今天如此的成就,有经历的缘由,有性情的缘由,有天赋之才,有后天之学。对此,众口烁金但评价不一。一次,有行家评价说:“王大师在石刻上无非用的是巧雕嘛。”我说:“不错,王大师用的就是传统技法中的巧雕,但他的作品达到这种水平,起码还得有常人没有的体魄和功夫。”试想一下,以一个壮年男子的体力,让其对付一块几十公斤重的顽石,别说让其对石头进行再加工,就是抱上半小时也是吃不消的。而这对于出身于三代武术世家的王家顺大师则是不在话下的事情,他虽没有高大威猛的身材却体力惊人,他从小习武,气功更是了得。我经常让第一次见到他的朋友去握握他的手,握过的朋友都惊讶于他的钢筋铁骨,说:“好像摸到铁石一样的感觉!”就是这双钢铁般的双手,在他智慧的头脑指挥下,对一块块顽石精雕细刻,给石头以生命,给石头以性情,把一块块普通的石头点化为可与人类心灵融通交会的艺术精灵。其精微处神鬼皆惊,其机趣处忍俊不禁,其幽雅处闲雲野鹤,其通灵处禅意悠然,其豪迈处气撼山河。

须臾之中,王家顺先生已是花甲之年了,但岁月似乎格外眷顾他,看外表看精神都要年轻十几岁。这其中有自身的修为,还有夫人的呵护,长者的关爱。他童心不泯,笑口常开,生活上的无能无为,恰好让他有理由争取了更多创作的时间,与朋友欢饮相聚的机会。大家都很喜爱他崇敬他,他也不遗余力地回报大家回报社会。一代宗师平凡而快活地生活着创作着,这是个人之幸,时代之幸,民族文化艺术之幸!

诗云:“情痴未必忘流年,绝艺神工惊九天。 信有慧心通大道,醺然点石即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