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列表 > 正文

神圣迷离的象牙祭

2016-11-04 11:11:34
  李力知

从文章题目就感到,绘画内容决非一般,在中国古代,一个国家就有两件大事,一是对外战争,二是对祖宗天地的祭拜。而在当今,四川画家郭蓉华女士,用自己的彩笔与沉迷在历史深处的古蜀先民,进行血肉亲情般的沟通,不仅有胆识,有气魄,更重要是艺术家在表现形式上,探索出与内容共鸣相得益彰的手法。这种中国画的手法,既不同于传统工笔画的勾线填色,也不同于一般水墨画的闲淡超逸,而是她仍然用中国画的笔墨纸,开拓一种新的表现形式,这种形式她已驾驭自如了。这奥妙在何处呢?在你于她的心灵、质材、形式、内容,作了创造性的重组。因为传统中国画的成熟时代是在宋代,这个时代无论是工笔画、写意画,都显得纤柔圆润,这是农耕文明成熟的标志,而古蜀三星堆时代,是一个十分综合的生产模式,有打渔、狩猎、捕鸟、耕种,还有放牧。这因为古蜀先民长期生活在岷山,即或到平原,仍然保留着崇山峻岭中的生活、劳作方式,那种文化的特点是粗犷、豪放又灵活多变。这是因蜀地的气候温和,物产丰富所致。因此艺术家在画面上尽可能表现出一种深沉的力度,借助国画、油画、以及民间工艺,圆润地创造了她的个人风格,十分可喜!

在她的作品中,比较突出是古蜀大祭师,抱着象牙的神诡傲慢的形象,以象牙来祭祀,祭谁呢?从现在发掘的文物来推断,祭太阳,太阳是万物生命之源,;祭昆仑,那是祖上成仙的居所;祭神树,神树是通往天堂的阶梯,又是人神沟通的载体,“古蜀乐土”一图,是身被丝袍的祭师,当获得象牙后,如痴如醉,当年的祭祀,不但有古蜀的部族,还有西南夷诸部族酋长,为展示蜀族强大富足,在“象牙祭”一图中堆积如山的象牙,就是硬实力,是财富。汉字“巫”,上一横为“天”,下一横为“地”,一竖为大巫师,左右之人为信众,可能想象一场祭祀活动,是以神为导向,提升巫师地位,聚集内部力量,向周边展现威猛气魄极好机会。从近代一个部族年终祈祷,可能消耗其全年积蓄的三分之二,这样日复一日的活动,大量体力的消耗,又可以从祭祀酒肉得以补充,所以全体部族乐于参加。我联想童年时代,社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初一十五打牙祭”,打牙祭,就可以吃到肉,因为这两天庙里有祭祀,结束后可以分到供品,在物质条件匮乏的时代,赶庙会有多种好处,民间也就是初一、十五,大家盼望吃到回锅肉,因此叫“牙祭”。这个牙祭是不是古代“象牙祭”的简称?如果是,那么在我们生活中,还深深地保存了古蜀文明的胎记。

总之,成功的艺术品是越来越有味道,因为这个“象牙祭”的神圣而迷离,给我们留下了广阔的思维空间......

2014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