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像成都 > 正文

春天散笺

2015-03-18 13:01:36




























图、文/张哮

[张哮: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诗人,作家;现居成都。]

      一朵黄菊开小径,半滴水中有大道。草翠微,鸟语闲,天空高远。笑傲江湖,谦卑自然。缘由因起,得失坦然。千条路,万山红遍,正见定,果圆满。

      如果有一滴水的智慧,就会选择融入更大的水。日光从树冠撒下来,有种莫名的感动。在斑斓的光影下,就是一株小草也那么灵动。在几十年前,草堂门口野炊时,有同样的阳光撒下来。那时的阳光干净,透彻,照亮了我整个的童年生活。

      茶桌上,紫薯不断发新芽。新旧不断交替,四季流转。百年人生态度,决定一切。那么平凡的紫薯,却牵出春意盎然的青藤。我用茶香喂养,用关爱的眼光轻抚。在这个世界,视觉,听觉,触觉所获得的是每一个人唯一性所给你的真实。因此,天空的高远,取决你的心对世界。

      如何从走过的盘根错节的时间中,理出自己一生的主线,这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你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时间的旋窝而不能自拔。这需要勇气、能力、智慧。时间能吞噬一切,容貌、名誉、金钱。但每个人的习气只能自己清除,一生不行,下一世还会如影随行。所以如何让你自己的内心清净,是应该最先考虑的事情。

      黑暗中,时光回流。空间结构随意转换,每一人生片段不断闪回。静寂的暮色,苍凉,空旷。柔软的空气,身体里水意纵横交错。一个影子和另一影子在时间的两面平行游移,无法重合。朝阳染红天空,地平线上,两个影子相对无言。一段生命之舞,缓慢展开。

      一片草叶,蚂蚁的切割游刃有余。被切割的树叶,还滴淌着清晨的露水。浩浩荡荡流动的蚁群次序井然,一个王国在自由的树林里,构建和谐。我曾经聆听过牠们的谈话,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偶尔牠们会在我的肌肤上行走,犹如细致的脚步梳理我的经络。一阵微风,牠们便躲进我的衣袖,躲进我柔软的内心。

      沿着一枚叶子的经络,可以追溯到树梢上鸟儿歌唱的余音。亦能看见湛蓝的天空映照在心湖,一阵微风,涟漪波动。无数次的旅行,不知道哪一站是终点,或许根本就没有终点。终点只是一个转换,这样的转换或者痛苦,或者自在如风。空中无处抓拿,那就双手托着头¬,坚定地回归本性,看自性之花开遍心的原野。

      你是游子。四方山水养浩然正气,气息相投的人相望江湖。可以是流浪的白云,可以是无根的浮萍,也可以是梦中月下清饮的隐士。慧剑。竹风。雨滴。妙茗。良册。足以慧度一生。

      诗歌   
      [第一声鸟鸣过后]

沿着一枚树叶的经络走到树稍
就会看见飞鸟在空中流下的痕迹

春天,鸟纷纷前来竹林和树上歇息
每到这个欣欣向荣的季节
我都会种植一些花草
去关注一滴滴露珠消散时的情景

无论是竹林、树上、以及地上的鸟儿
都会轻轻掀起夜的被子
所闻到万物生发时的气息随同季节
渗透于我的身体

当第一声鸟鸣过后
我开始沏上第一壶茶
看从天井里水缸中取出的水
在看茶壶上的热气缓慢升起
纯厚的茶水让我身心温暖
鸟语花香的春天无事可做
只好读书、写字、喝茶而已

光投射到庭院
留下的影子和三月一样柔软
每一片叶子上露珠闪耀
一阵微风春天眼看就要过去

从瓦缸里舀水泡茶的声音
和鸟的鸣叫
让我一下感到易逝的春天
正从我身边流淌过

天空中鸟儿正闲看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