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芙蓉绽放 > 正文

郭汝愚 工写兼施 妙造自然

2016-08-25 11:11:07

“妙造自然”乃中国传统文化中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视角看待艺术与周遭世界的独特审美,这也是中国画千年延续的永恒命题,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会须意兴所至,信手挥洒,心纸无间。”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郭汝愚作为当下蜀中画坛无可争议的翘楚,其半个多世纪的绘画生涯中,“妙造自然”一直都是贯穿他艺术生命的主线。郭汝愚身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书画院专职画师、二酉山房院长、四川省花鸟会副会长、成都工笔画会会长等诸多职务,近年来笔耕不辍,因此在其成名工笔画绝艺之外,又有了诸多艺术创新,正如业内所言,“郭汝愚先生的作品有着表仪一代,领袖百家的胸襟与气派。”


画意 万物生长皆有其道(小标)

盛夏的午后,蝉鸣不绝于耳,在城南一处环境幽雅别致的宅院里,华西都市报记者对郭汝愚进行了一次访谈。其间,这位画家讲了一件刚发生不久的小事。有一天,他在花园里散步,看到一只已经被人踩扁的蜻蜓,他俯身小心翼翼地把它捡了起来,将其带到画室,对着这只死去已久的昆虫,练笔临摹。

访谈结束,记者慕名参观郭老寓所内的画室和工作间,在画案旁的几架上,有张不足盈尺的宣纸上画有五只活灵活现的蜻蜓。走近一看,哪是五只?分明是四只,另一只就是郭老所提到,在花园中无意拾到的“临摹对象”。这位75岁老人的犀利眼神依然不减当年,什么是薄如蝉翼,什么是纤毫毕现,借他的神来之笔,那只死去蜻蜓的灵魂已依附于纸上,随时准备振翅而飞!并不是谁都能画出虽死犹生的蜻蜓。一幅小小的练笔之作背后蕴含着艺术家经年积累的深厚功底,这包括了他的笔墨表现力,以及与感悟自然造化的能力。

无论是郭汝愚早年的《芙蓉鲤鱼图》和《九寨沟大熊猫》,亦或是他新近完成的《旭日双鹤》和《紫藤小鸟》,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在他的笔下总是那么灵动和自然,他的画甚至会让人想起《昆虫记》的作者、法国文学家法布尔笔下文字,两人不仅有一双敏锐善观的眼睛,而且他们对世上生灵是如此的尊重和热爱,哪怕是如蜉蝣这样的渺小生命都一视同仁。

著名艺术评论家吴永强对郭老的点评很是精彩:“他以丰富多彩的画面,捕捉了天地间动态的生命,留住了世上的春华秋实和夏长冬冥。借此,他分享了动植物的呼吸,曲尽了自然世界的意态和悲欢。在这些数量浩瀚的作品中,画家或以勾勒填彩,或以没骨敷色,或以水墨挥运,工写兼施,创造了精致、雅逸与和谐,让人体验到大自然的丰富华严,分享到美的温存和道的启示。”

创新 颠覆传统国画秩序(小标)

作为以工笔花鸟独步天下的画家,郭汝愚的画风清丽中见儒雅,松秀中见深厚,宁静淡远而气韵流动,锋芒内敛而光彩照人,透出的是一种至真恬淡的人格志趣。在临习了历代工笔画大家名作之后,郭汝愚上溯两宋院体画,重写生、尚形神、坚骨法、雅色泽,又融入了岭南派撞水渍色的自然生动,发展了双勾设色法,形成了清丽隽秀之风格,表现了繁茂向荣的生机,重振了两宋花鸟画的写生传统。

著名画家贾德江说:“郭汝愚的花鸟画作品在三个方面突出地显示出自己‘固本尚新’的创造。第一是造型功力与笔墨技巧的结合。长期以来,他认真研究了花鸟画发展历史上各个时期的造型特点,广采博取,既有宋人的格局,又有元人的神韵;第二是工笔与写意的结合。他的写意画简括、果断、准确、生动、激情洋溢富有灵气,潇洒自在格调清新,有粗有细,有放有收;第三是写生与创造的结合。郭汝愚的绘画题材相当广泛,花卉、翎毛、草虫、走兽、鳞介、山水、蔬果、人物无不集于他的画笔之下,古人有的他几乎都有,古人没有的他多有涉郭汝愚花鸟画的创造性,从构思上说,是触景生情;从意境上说,是意象传神;从技巧上说,是自然含蓄;从审美上说,是时代品格,显示出的是花鸟大家的境界。”

郭汝愚曾在美术学校系统钻研过素描、色彩等西画基础,他不排斥西方绘画对自己的影响,因此笔墨当随时代的他这几年他创作了一系列现代水墨风格的都市人物画,这批作品受到了业内的极大关注。从造型风格来看,郭汝愚笔下的现代都市女性形象,已经彻底颠覆了传统人物画的秩序,而意在从造型的写实性和画法的写意性之间寻求平衡。正如吴永强所言:“古与今、中国画与西洋画、东方美学与西方美学的结合,让郭汝愚的现代都市水墨人物画释放出张力,它一头通向现实生活,一头连向传统文脉,淋漓地预示了中国画创新的前途。”

每年夏天,郭汝愚和夫人都会要去西岭雪山避暑一个月,说是避暑,不如说他是去采风找灵感,其目的就是要对自己的作品持续创新。他说:“创新,也是我现在考虑得比较多的问题。你如果和别人提到我这样的画家,他们会觉得,哦!是画工笔画的,那就没有什么意思。所以我一直在寻求突破。去年夏天,我在西岭雪山画了一幅作品,完全跟过去的不一样了。原来的作品装饰要强一点,画得比较工,而现在我更喜欢把写意的东西放进去。”历朝历代,很少有人在生宣上画工笔,因为渗透性和吸水性太强,郭汝愚反其道而行之,他发现生宣上工笔和写意能达到

最好的结合,而且画面也格外灵动。

才情 诗书成就大有可观(小标)

中国画区别于西画,其中最重要的是国画有诗书画印“四位一体”的表征,这也是中国传统书画文脉所在。郭汝愚的画上,常配有他自己原创的诗词。郭老茶房悬挂着一幅《仕女图》,上面留白处用娟秀雅致的行楷写满他创作的诗文。郭汝愚说:“中国文化本身就带抽象性,诗歌和书法的地位在绘画之上也是情有可缘,因为绘画有具象性,受众面不需要太多的修养就可以看懂。但是诗书这两样东西要靠文化修养才懂得。”

郭汝愚才情横溢,早已是是画坛所公认,他不以书法闻名,但他的书法同样大有可观。郭老的书法线条干净利落,章法华美,文人意趣在这幅书法作品中彰显无遗。在其画室的走廊上悬挂着很多他创作的书法作品,大多是曾经题写在画上的题画诗。郭汝愚说,书法与诗词,他在幼学童蒙时便已涉及,甚至还早于绘画。他说:“很小的时候我就在父亲的监督下背诵古诗,这导致我现在写格律诗都要多一些。”

郭汝愚是地道成都人,其祖上从清朝道光年间开始以古籍出版为营生,因此他深厚的传统文化素养也算是家学渊源。“我们家以前的商号就叫二酉山房,家里也收藏了很多经典古籍和字帖,于是就照着临摹。”后来,郭汝愚看到《山海经》里的插图很有意思,于是就跟着上面画。“当时觉得那里面的插图画得奇怪,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一些动物,很快就把娃娃家的想象力激发出来了。加上过去父亲也是跟文人打交道多,家里也经常来些画家做客,于是慢慢地就对绘画产生了浓厚兴趣。”郭老笑着说。

出版古籍的二酉山房早就在解放前关门了,若干年后这块尘封已久的招牌又在郭汝愚手中获得新生。现在的二酉山房是一家画院,主要从事新锐艺术家的发掘与推广,举办关于他们的展览,同时也要举行艺术培训为本土画坛输送新血。郭老弟子众多,而吴浩、陈志才、刘成海等都是从二酉山房走出去的优秀中青年艺术家。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郭汝愚和夫人古小琴正忙完二酉山房画家曹辉在四川美术馆的个展,而这个展览是那几天成都艺坛的一大盛事。

匠心 两大国粹浴火重生(小标)

由于当今社会心浮气躁,人们总在追求即时利益,粗制滥造的产品比比皆是,这其中也有大量招摇过市的所谓“艺术品”,因此近年来不少国人都在呼吁和倡导“工匠精神”。就是以一种极高的专注力和奉献精神,让自己手中作品追求几近“变态”的细节完美。其实,郭汝愚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就把“工匠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数十年过去了,他未改初心,现在依然如此。

1958年至1961年,郭汝愚就读于成都工艺美术学校(后来改名成都美术学校)。毕业后,他分配到成都蜀绣厂,从事美术创作设计,郭汝愚创作的作品不仅出口到国外,而且还悬挂在人民大会堂。郭老回忆道:“在那个特殊年代,我们国家和国外没什么交流,大家只知道‘乒乓球外交’,还有一个‘工艺美术外交’却被人忽视了,当时中国的工艺美术在全世界都是有着很高的水平,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带出去的国礼很多都是工艺美术作品,其中就包括了四大名绣的蜀绣。”国画的魅力也随着蜀绣的走出国门而受到全世界的认可。

因为国家对蜀绣产品的需求很大,因此蜀绣厂请来了冯建吾、李琼久、赵蕴玉、伍瘦梅、刘继明、陈亮清、陈子庄等国画大家来绘制蜀绣图案,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郭汝愚就经常向这些大师请教,他的绘画技法也因此而大涨。“从那时开始,我骨子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和激情全面被激发出来,我也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国画创作。”扎根蜀绣厂20多年,郭汝愚始终对传统民间艺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不仅用墨彩在纸或绢上作画,他也喜欢使用釉彩,在瓷器上作画,近年来他多次远赴瓷都景德镇,亲临瓷器生产现场创作瓷器画。近十来年,尽管年逾花甲,他却更频繁地来往于成都和景德镇之间,不顾旅途疲劳。瓷器上作画,难度要高于在纸上,要求画家构图更严谨,技艺更高,“在瓷器上作画,并不顺畅,画起来常常要耗费很多的时间。”

景德镇的瓷器厂,炎热嘈杂到常人都很难吃得消,可这位老人事必躬亲,无论是问料、选坯还是设计器形都是一手包圆,他还亲自到烧窑车间守望火候,监控窑变。郭老的寓所有一个房间专门陈列着他亲手烧制出来的经典瓷画,瓶、罐、瓮、盆等各种器形上的草木虫鱼和风月花鸟无不栩栩如生,而瓷器上的釉上彩、釉下彩、粉彩和青花等多种呈现都堪称炉火纯青,国画和瓷器这两大中国文化的国粹在郭老手中浴火而重生,结合地如此完美。华西都市报记者 杨帆 实习生毛麒婷

郭汝愚简介

郭汝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四川省诗书画院专职画师、前创作研究室主任,二酉山房院长、四川省花鸟会副会长、成都工笔画会会长,成都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立大学帕摩那分校、加州工商大学客座教授,美国夏威夷郡荣誉公民。作品参加过全国工艺美术展、全国第四届美术作品展、法国巴黎国际博览会等国内外大型展览并获奖,在多个国家举办个人画展。1980年,为人民大会堂创作《芙蓉鲤鱼》。2007年,美国国际艺术出版社(International Arts Publishing)出版了继张大千之后的第二位中国画家作品专集《中国工笔画家郭汝愚》 (THE ARTIST GUO RUYU IN CHINESE FINE BRUSHWORK),全球发行。2011年在四川博物院举办大型个人作品展,作品受到广泛的关注和极高的评价,并在同年被评为“第一批巴蜀画派卓越成就代表人物”;2014年受聘于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2015年在岁月艺术馆举行《水墨探春•郭汝愚新作展暨瓷器绘画展》。